鸡翅不能吃

【双花】教官你不懂爱,掀我豆腐块QAQ

·双花,微量喻黄出没

·这是一个神奇的脑洞,前方低能

·军训梗,OOC注意

 

破晓前的深夜,一阵地狱般可怖的哨声响起,几秒后军训的宿舍区就亮起了一盏一盏的灯光。

   “卧槽,孙教官又玩拉练!?不活啦!!!”

所谓拉练,就是军训中的半夜紧急集合训练这种神奇的活动,全体学生必须在哨响五分钟内在操场集合。迟到者显然必死无疑,尤其是遇上变态级的孙教官,简直找死。

张新杰早在哨响五分钟前便起床看了看表,有条不紊地换了衣服,等哨声一响挨个弄醒了宿舍里猪一样的同学A、B、C、D等。“起床,拉练,孙教官在操场呢。”

第一句没反应,第二句睡得香,第三句通通吓醒,一时间宿舍里叠豆腐块的穿军靴的扯皮带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一片鸡飞狗跳中,唯有一人睡得波澜不惊纹丝不动,黄少天好不容易扯好了腰间的皮带,低头一看下铺张佳乐睡得无比香甜,差点忍不住要把他被子掀了。“快起,再晚保证你直接狗带信不信啊,这还能睡小命不要了你,起起起快起!”喻文州眼尖地看见黄少天身后游离皮带之外的一块衣角,一边把它扯下去,一边轻描淡写地说,“别叫了,人有关系,死不了。”


黄少天这才想起来,他下铺一到这儿来见了教官上去就是抱,虽然被一爪子扒拉下来了。一堆班上的女生看见了,捂胸口大喊“我男神原来有个军官禁欲攻”之类的,估计和孙教官认识的,不是亲戚就是朋友吧。

他抽了抽鼻子,莫名其妙地闻到了股烟草味,“诶叶修,你也有关系啊,军训还抽烟啊?”

叶修按灭了烟头,随手往树丛里一扔毁尸灭迹,“我有吗?得了,咱走吧,一会迟到了我可没兴趣站夜岗。他搁这儿躺平了,也不知道勾引谁呢。”他最后四个字说得极轻,转个身就往门外走去,黄少天拉了喻文州撒腿儿跑,边跑还边嚷嚷着,“叶修你说清楚啊,干什么呢跑那么快!!”

 

----------真相帝叶不羞的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孙哲平背着手,握着一卷油光水亮的皮带来回踱步,待一群学生磕磕巴巴地跑到操场上勉强成了队形,才不慌不忙地一按表。

4′55″

居然没有迟到的么。

于是他接着踱来踱去,直到走到了第四队跟前,才忽地开了口,“四队的,少了一个哪去了?”

 “报告教官,他没起呢。”黄少天一副“nozuo no die”的表情。

“······”下面一片沉寂。

孙哲平露出了一个凶险至极的笑容,“好,你们好好站着,我去找乐乐同学谈谈人生。”

“······”还是沉默。

众学生:这名字喊得多溜啊,大晚上的虐狗吗TAT

 

孙哲平拎着皮带,径直往张佳乐宿舍走去。说起张佳乐,孙哲平认识他,充其量,也就算认识吧。小时候他俩一个学校的,玩得挺好,到了初中毕业他跟着父亲跑军队去了,就断了联系。没想到这家伙倒记得清,刚遇到就扑上来,笑得跟朵花似的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军队里呆久了,他看见张佳乐跟那群女生打打闹闹没个正形,就有种由衷的不爽,发自内心的想把他揪过来深蹲一百五。然而并没有真正实践过。还有今晚干脆来都不来了,简直胆大包天,完全不把他当教官。


他看了看门牌,确认无误后直接晃进了门里,看见裹在被子里睡得风生水起的张佳乐。孙哲平扫了一眼被子外露出的半张小脸儿,还有一截翘出来的小辫子,唰地掀了张佳乐的被子。

“还装睡?行,有胆你接着装。”张佳乐跟装了弹簧似的蹦起来,不幸撞到了上铺的床板,孙哲平听着那声都觉得疼。

“嗷···大孙?早,早上好啊~”

张佳乐捂着头站起来,他穿着一身皱巴巴的军服,估计昨晚懒得换直接躺下睡了。孙哲平从上到下扫了一遍,才慢慢地开口,“叫教官,没大没小。”“我们同岁啊什么大小···大孙你吃错药了吧?”他抬头看见孙哲平一脸肉眼可见的不爽,赶紧飞速改口,“孙教官!这没错了吧?”

孙哲平把目光从张佳乐通红的脸上移开,盯着他凌乱的被褥,“去,把被子叠了。”

“好的教官!”张佳乐似乎十分愉悦的样子,拖着被子开始倒腾。“豆腐块啊,你会叠吧?”孙哲平站后面看着他拉面似的动作,出声提醒道。“会啊怎么不会,”张佳乐嘟囔着,内心默默刷屏:我去这招果然有效叫你丫三天不理我这不是乖乖来了,哼唧穿军装果然更帅诶不不我要矜持,不能被叠被子攻略掉···


几分钟后孙哲平看见了张佳乐扑腾出来的被子块。他指了指那坨不明物体,“叠好了?”“嗯啊!”张佳乐仰着脸,一脸“快夸我”的奇妙表情。孙哲平不忍直视地挪开视线,上去把那坨不明物体掀了,“烂得像坨屎。没棱没角软趴趴的,重叠。”“!”张佳乐悻悻地把被子抖开,重新开始倒腾。

几分钟后。

掀。“重叠。”“(/ □ \)”

 

几天(bu)后

掀。“你到底行不行啊?”“⊙▽⊙”

 

几个月(bu)后

掀。

“第几次了,还跟屎一样。放在这儿你就等着招苍蝇哈,你看这颜色,这质感,绝了。”孙哲平叹了口气,正打算上去重教,一看张佳乐撅着嘴,无比委屈似的盯着自己。“干什么,说你还不行了?整天没个正形,这么多年你都这样?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这么多年?!”张佳乐突然炸了,红着眼眶把被子直接往地上一甩,“你自己说,几年了?走之前也瞒着我,那么多年你吱也不吱一声,还当我是···朋友吗!”

我在军队里哪有可能跟你联系啊,后来想找你的时候电话按完不敢打出去了,想着这么多年你早就把我忘了,就没再联系,没想到你还记着,记了这么多年。孙哲平默默地想,听着张佳乐带着哭腔的声音。

“大孙你还是人吗!明明说好的一起考大学,你知道我以前被我爹抓起来打都没哭,你跑了我哭了一星期么?伤害我幼小的心灵,你才屎,你全家都屎!!!”张佳乐说得毫无逻辑可言,只是肆意发泄着多年来累积的怨气,“你听着,反正我从没把你当朋友过,你看着办吧!”

“对不起,我会负责的。”孙哲平听完最后一句忽然抬起头,摸了摸乐乐头上七翘八翘的呆毛。“干什么!泥奏凯!”张佳乐被这么一顺毛,冷静下来一想孙哲平这话,顿时一惊,“你说啥,傻了啊负什么责···”“好啊,我们不是朋友。”孙哲平一点一点地靠近张佳乐,耳边是对方急促的喘息声。

他再次伸手,将张佳乐揽向自己。没有受到任何抵抗,于是他注视着那双夜夜思慕的眼眸,轻柔地落下一吻。

辗转反侧的思念,伸出手,又怕被彻底忘怀。于是暗自注视着他,于是偷偷地以教官的身份靠近着,始终隔着一层穿不透的壁障。

不说,不念,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。自己的贸然出现,是否会影响对方的人生?

孙哲平现在不愿再去想那么多了。拼命隐藏的感情,总有一天会行走在阳光下。但只要与你一同,便不畏风雨兼程。

 

“我回来了,张佳乐。我们不做朋友,就来谈恋爱吧。我不会,换你教我吧。”“滚,谁理你啊。唔···”

 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寒风肆虐,一拨人站在操场上默默问候着孙哲平全家。

孙教官你有本事泡男人你有本事喊解散啊!!!

 

黄少天回到宿舍,二话不说把张佳乐从床上拖起来,“说,教官对你做了什么?”“没啥,就加练啊。累死了不说了睡了哈。”张佳乐揉揉眼睛,又倒了回去,“大孙你不懂爱,掀我豆腐块!!”

“……”什么鬼?

 

然而最终张佳乐还是没有学会叠豆腐块,却总是被某人吃豆腐,不知道为什么。


*听说今天我吃药了,所以你们看,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出来。

大晚上的,真想吃乐乐的豆腐。

 @沐慕_丸子不能吃 

 
评论(14)
热度(59)
小号朔北,主营恺楚。
这个号咸鱼很久了,自由取关。
© 鸡翅不能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