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翅不能吃

【十题】【青黄】小安逸(・ω・)ノ

*青黄,短小的十题
*可纯洁了,不污
*撒糖撒糖


1、刚刚晒过的床单很快染上了两个人的味道

 青峰将白色的床单平铺在床垫上,刚直起腰,黄濑就从身后将他扑到床上,一脸幸福地蹭着洁白的床单,“啊~有太阳的味道啊~真好呢。”紧接着他把头贴在青峰的背上,像一只冬眠的熊,发出愉悦的轻哼声。
 “也有小青峰的味道。”


2、在地铁上睡着的他靠在你的肩头

 地铁平稳地穿过隧道,昏暗的灯光不时闪过,映亮二人的脸庞。青峰将身体尽量往黄濑那边倾斜,以便对方能靠在自己身上继续打瞌睡。从这个角度看,黄濑长长的睫毛不时颤动着,像是春天里随风而动的小叶片。
 这样也好,他想,还是别告诉黄濑我们坐错方向了吧。


3、在茫茫人海中一眼便认出是他

 汗水顺着脸颊滴落,青峰带球向前一跃,紧接着便是一个极速的变向,上跳,扣篮,尘埃落定。他伸手抹去额际的汗水,听见观众席上传来地动山摇般的欢呼声。于是青峰抬起头,无比自然地在沸腾的观众席上锁定了那头灿烂的金毛。黄濑注意到他的目光,于是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。

--------- 打完啦?我要吃火锅。
--------- 行啊,吃完吃你。


4、那些年为他飘起的老坛酸醋

 黄濑被一大群热情的女粉丝直接堵在了学校后门,签名签得手抖,脸上却一直挂着耐心的笑容。他放下最后一本递来的写真集,终于摆脱了包围圈。黄濑抽了抽鼻子,顺着那股老坛酸醋味找到了转身欲走的青峰大醋。
 他挠了挠头,随即追上了那人刻意放慢的脚步,“呐,小青峰久等啦!”
 “只是路过。”
 “诶,明明是来等我的嘛~ 诶诶诶干什么别乱动……”


5、吃着吃着糊了一脸的棉花糖

 游乐园。
 黄濑举着一根巨大的棉花糖,洁白的糖丝轻盈地缠绕着,像一朵飘落到人间的云彩。“小青峰快拍我,糖要化了快快快!!”
 青峰大辉把目光从鬼屋那边移回来,满不在乎地扫了一眼黄濑笑得傻白甜的脸,走上前去快准狠地把他拍进了那团纯洁的棉花糖里。
 “小青峰好过分QAQ……”黄濑手忙脚乱地扯着脸上缠上的糖丝,咬牙切齿的小眼神令青峰觉得自己简直干(sang )得(xin)漂(bing)亮(kuang)。


6、即使是这么幼稚的他也很喜欢呢

 

     “诶,小青峰,你看那只熊,那边那只大的啦,超萌的啊~走走我们去把它抱回家!!”黄濑四处张望了一会,指着投篮区的布偶熊奖品兴奋地拉着青峰就跑。“这么大了玩什么布娃娃啊,幼稚……”

然而青峰还是站在了投篮机前,“不就是二十投连中吗?这还不简单。”随手一扔,摊主一脸懵逼地看着球划了一个放肆的弧线不偏不倚地掉进了框里。

……

“好了,去拿奖品吧。”青峰转头对愉悦值爆表的金毛说道,看着他扑腾扑腾地抱走了最大的那只纯黑泰迪熊。

青峰看了一会那只充满违和感的熊,“黄濑,你喜欢这只?”“嗯哪!超~像小青峰的!晚上可以抱着睡……”“不准。要抱只能抱我。”“口意!\("▔□▔)/”

 

据说摊主很久都不让长的黑的人玩投篮游戏。

 


7、被大雨淋湿后干净诱人的身体线条

 

教室外头乌云密布,倾盆大雨持续不断地敲打着窗户上的金属板,吵得青峰完全睡不着觉。

旁边叽叽喳喳的女生聚在一起发表着对黄濑的担心,“第一节课都快上完了还没来,不会生病了吧?”“啊……不是吧,好担心啊男神。”“滚滚滚,谁是你们男神了,明明是我家的。”

青峰盯着那个空着的座位发呆,心里隐隐地有些担忧起来。……这么晚了,还不来吗?

“抱歉打扰了!老师,我可以进来吗?”少年清澈的声音伴随教室门拉开的吱嘎声响起来,马上吸引了全班的注意力。黄濑拎着一个被淋的湿透了的包,看起来是没带雨伞用它来挡雨了。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,黄濑灿金色的发梢缀满暴雨留下的水珠,顺着雪白的脖颈向下滑落,在锁骨处稍作停留,渗入了早已透明化的衬衣里。他有点尴尬地笑着,猫着腰坐回座位,正好赶上下课铃。

“小青峰?怎么了吗?”黄濑收拾好课本,抬头看见青峰非常不妙的脸色,顿时莫名地有点心虚。青峰直直地盯着他,湿透了的衬衫完美地勾勒出少年诱人的曲线,隐约能嗅到他的发香,夹带着雨后潮湿的味道。他一把把黄濑从座位上拉起来,一路迅速地押送到换衣间,把新的衬衣甩在黄濑脸上。

“快换。这么大雨也不懂撑伞,傻的吗?”“啊,睡过头了嘛……”黄濑径直脱掉了湿淋淋的衬衫,却被某人狠狠地压制在柜子上。

“你给我注意一点,听清楚了吗?到处被人看光。”

“哪有,唔……”

 


8、挤进了两个人的浴缸略显拥挤

 

黄濑隔着一层布满雾的玻璃门望着浴室雪白的墙面,视线中的朦胧最终使他无趣地收回目光,用手指拨动着面前明黄色的小鸭玩。小鸭子漂浮在浴缸浮着一层泡沫的水面上,傻乎乎地左右晃动着。

浴室门忽然发出“哧啦”的声音,黄濑顺着声响抬头望去,只看见辨识度极高的黑皮跨了进来,吓得他差点把鸭子弹飞出去。“小青峰你干什么,出去出去我还没洗……”青峰径直拉开玻璃门,解开腰间的浴巾扔在地上,随即踩进了浴缸中。“……完呢。”黄濑目瞪口呆地看着青峰鲜明的腹肌,小鸭子随着对方跨进来而挤出的水滑出了浴缸,悲剧地在冰冷的地上躺着。

那晚小鸭子静静地躺在充满奇怪声响的浴室里,安静的想去日狗。

 


9、那样光芒四射的他只能属于自己

 

     青峰坐在观众席的最后一排,隔着几行举着话筒的记者望向舞台上站得笔直的黄濑。周围的银屏上播放着黄濑参加各种国际模特大赛的图片,或帅气,或可爱,或严肃,或诱惑的各种照片重复出现着,渲染着台上这位青年的成功,然而一切都将在今天画下句点。

     “请问黄濑先生,您正处于模特的黄金时期,为何选择这么早离开这个圈子呢?”一位年轻记者好不容易挤到黄濑面前,略显惋惜地提问。

      “这个啊,是为了陪某个人。他对我非常重要,给了我很大的支持。”黄濑笑了笑,礼貌地将目光投在记者脸上。“啊,那么是否能透露一下这个人的姓名呢,大家都很好奇不是吗?”

黄濑闻言,并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,抬头直直地望向青峰,抬腿向他走去。青峰只愣了一会,无比自然的拉起迎面而来的黄濑的手,共同微笑着面向铺天盖地的闪光灯。

“我的爱人青峰大辉。”他听见身边纤细的青年大声宣布着,“将陪着我度过离开这里的日子,直到永远。”

如潮水般的议论与喧闹声向他们涌来,青峰皱了皱眉,拉着黄濑向门外走去,向学生时代的逃课一样,远离那些无意义的喧嚷。

只有自己,以及属于自己的挚爱。

 


10、梦境结束后更加温暖的事实

      青峰大辉迷蒙着睁开双眼,看见悬挂着灯罩的天花板,以及单调的墙壁。

      似乎又梦见过去的事了。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,恍惚间又看见了那个青年的面容。黄濑……一瞬间他有点分不清梦境和现实,呆呆地望着头顶的单调的白色,直到身边的被子被人无意中拱动了,钻进了冬天早上的冰冷空气。

     黄濑躺在他的身边,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,不知梦见什么,又不安分地动了动,往青峰这边蹭了过来。

     青峰伸手揉了揉身边人柔软的黄毛,只想静静地躺在他身边,享受着这样一种平淡如水却泛着淡淡甜味的小安逸。



怎么样真的是糖吧~良心奉上的白砂糖,绝对纯洁嗯真的!!!

 @沐慕_丸子不能吃 


 
评论(8)
热度(65)
小号朔北,主营恺楚。
这个号咸鱼很久了,自由取关。
© 鸡翅不能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