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翅不能吃

【祝松】天光 (上)

*祝融x赤松子

*私设如山

*祝融的名字是重黎


有点长,所以分节发。



初夏,暖风徜徉于绿叶间,脚下的土壤温润,散发着青草的味道。绿荫间隐约可见一红一蓝两道身影。

“已经近一月了。”赤松子一下一下地梳理着仙鹤的背羽。

“什么?”一旁倚着海棠树乘凉的祝融随口问道。

“快一个月了,天庭没有派任何雨师前往人间布雨。别跟我装傻,你一定知道些什么。”赤松子抬眼看着歪过头去试图蒙混过关的火神。祝融不像他一样喜静,每天在天庭上蹿下跳,想不知道其中缘由都难。

“好吧,我说。”祝融招架不住赤松子的眼神攻势,叹了口气,“不是一个月,而是三年。人间不知道捅了什么篓子,惹怒了天庭的那群糟老头,当场下令惩人间三年大旱,禁止一切神明干涉。”

“三年……人间连三个月都撑不住!”赤松子手上失了准头,竟扯下了仙鹤的几根白羽,仙鹤委屈地叫了几声,扑棱翅膀飞走了。

“你别瞎担心。天令是我们管得了的吗?人间没那么脆弱吧……”祝融走上前去,握住了赤松子衣袖下颤抖的手。赤松子看了他一眼,用另一只手结了一面水镜。祝融定睛一看,水镜中赫然是人间的情景。

接连一个月的干旱,水田中的秧苗纷纷枯黄零落,只剩下枯骨般的主干指着青天。碧波浩荡的湖干瘪下来,只剩下一个浅浅的小水坑,原本肥沃的土地甚至出现了龟裂,仿佛巨兽张开狰狞的大口,即将吞吃掉最后的水源。路边有佝偻的老人一步一拖地走着,倒在地上低声求着水,身边的人只能把他扶起,却没有多余的水施舍给他……

赤松子转过身,面对着祝融一字一字地说,“我必须去布雨,否则人间绝不可能挺过三年。”“你疯了!你不知道天庭那些正在气头上的老头会干出什么事来么!”祝融一把拉过赤松子,把他拥入怀中。

“我知道。那就让他们罚。就算化作人间的风雨,也能挽救像刚刚那些人们的性命。”他说的平静,祝融却无法淡然,“你走了,我怎么办!?不要想,闭上眼,别去看……你明白的,天命难违。”

“我做不到。我是雨师,这是我的职责所在。这里是由我庇护的土地,我有能力拯救它却选择了无视,那要我这个神有什么用呢?”

赤松子挣开祝融的怀抱,一双水蓝色的眼中竟也似燃起了火苗,“所谓神明,拥有凡人不具备的能力,就承担凡人无法承担的责任。既为神明,就要为天下苍生,许一个平安长久的愿景。若是此时袖手旁观,又和上面那帮自以为是,以人间为玩物的货色有何异处!”

赤松子……祝融愣了愣,赤松子是水系的神明,向来沉静温和,从未用今天这般激烈的语气说过话。

“罢了,我明白了。”祝融上前一步,附在赤松子耳边低语,“等我一日,好么?相信我,一日之后,你想做什么,我不拦你。”

赤松子把头靠在他肩上,许久才闷声应了,“我信你。重黎,明日之后,你不许阻我。”“好。”祝融轻轻扳过赤松子的脸,与他双唇相接。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试图深入,而是久久地停留在这一对微凉的唇瓣上,好似要把这一刻的温度烙印在灵魂深处,从此不离不弃。

那一夜无话。



想看下去的可以等十分钟左右,已经写完了只是分段发而已√

可以在评论区催催我,有人看的话我会提前发的。

蟹蟹阅读。

 
评论(7)
热度(27)
小号朔北,主营恺楚。
这个号咸鱼很久了,自由取关。
© 鸡翅不能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