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翅不能吃

【紫鼠】ABO发情期

紫苑A,老鼠O

老鼠的信息素气味是紫罗兰香。

本片段从紫苑在剧场看见老鼠开始,他们之前是和原著差不多的关系。老鼠昏迷的原因改成了突如其来的发情期√

准备上黑车吧qwq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奥菲利娅。

在朦胧月光下舞蹈的奥菲利娅,拥有一双澄澈的灰色眼睛的奥菲利娅,属于我的,奥菲利娅。

紫苑一动不动地坐在观众席上,看着舞台正中身着长裙,且歌且舞的老鼠。

那是我的东西。

熟悉的紫罗兰花香在空气中悄无声息地蔓延开来。

我现在就要得到他。

 

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炽热露骨,“奥菲利娅”终于将目光锁定在紫苑脸上,随即露出一种夹杂着惊诧与羞愤的神情来。可还未等老鼠做出反应,某种无法阻挡的东西突然在他的体内爆发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全身。

燥热。厌恶。无力感。

那是……

思绪被阻断,老鼠晃了晃,终于支撑不住向后倒去。

恍惚间他看见一个向自己疾冲过来的人影,并不高大,却让他一瞬间感到心安,顺势倒入了某人的怀中。

紫苑在全场观众的喧闹声中毫不犹豫地将昏迷的“奥菲利娅”打横抱起,匆忙间撞进了后台某个未上锁的房间。

 

 

“老鼠,醒醒!看着我,你抑制剂带在身上吗?”紫苑把完全陷入迷乱的老鼠放在木板床上,一手托着他失去支撑力量的腰部。

该死的发|||情期!紫苑扳着老鼠的下巴使他不得不面向自己,然而对方根本没有一点清醒的意思,反而愈发神志不清起来,潮红一片的脸上露出几分不耐,随后他做出的动作更是使紫苑也跟着原地爆炸。

老鼠就着紫苑扳着他下巴的手,几乎算得上凶狠地吻上了面前这个危险度极高的alpha。由于发|||情期的缘故,他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,软软的舌尖伸出一点在对方的唇瓣上舔弄,倒像一只讨好主人的小奶猫。

这个无意识的撩拨动作显然成效显著,紫苑立刻将他揽向自己,两人的舌尖相抵,纠缠间情|||欲的气息愈发浓郁,紫罗兰的香气充斥在屋内,隐隐有水声自唇舌||相交处响起。

这该死的发|||情期……这美妙的发|||情期。

紫苑被淹没在足以使任何alpha意乱情迷的信息素中,好似有一只无形却无法抵抗的手将他推向面前这个柔软的,美丽的omega。

等等。

柔软美丽?

紫苑瞬间清醒了一半。

绝对不能在这种时候,这种地方标记他!

这不是老鼠,至少,这绝不是清醒的老鼠。

如果就这样做下去的话,这恐怕会是他们的最后一次。

必须让他清醒地明白将要标记他的人是谁……必须让他亲口承认,他愿意被我标记。

 

紫苑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尖,强制性地使自己迅速冷静下来。他伸手撩开老鼠后颈的长发,挪了挪这个双手双脚缠着自己不放的omega,直到他的牙尖抵在对方颈部的腺体上。

老鼠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轻微地颤抖着,口中发出细碎的声音,“唔……”“别怕……”紫苑用唇瓣温柔地触碰着那脆弱的小东西,极力克制着想在贯穿这人的同时狠狠咬碎它的冲动。

舌尖上的铁锈味在口腔中盘旋,紫苑快速地在老鼠耳畔低语,“我会暂时标记你,这会让你清醒一点,也能抑制信息素的分泌,以防带你回去时引来更多人……这只是暂时的,相信我,老鼠。”他顿了顿,一口咬住了这块折磨了他许久的东西。

来自alpha的信息素快速注入这具被情欲所困的身体,房间内的味道顿时淡了不少。

紫苑用了几分力气,老鼠伏在床上,双臂止不住地颤抖着,隐隐有带着哭腔的低吟自那紧咬着的牙关中漏出。

“清醒了么?”紫苑好不容易迫使自己松开那可怜的,早已发红肿大的腺体,将老鼠翻过身,凝视着他掩藏在长发后的双眼。

身下的人似乎正浑身别扭,但明显回了神,微微点了点头,却不正眼看紫苑。

紫苑只好将他背在背上,哄孩子似的低声道:“算我占了你便宜,回家再找我算账行吗?”背上的人冷冷地哼了一声,似乎极力想表达对他的不屑,可惜发|||情期的声音变了个调子,软软的仿佛撒娇一般,听的老鼠简直想把那声塞喉咙里吞回去。

这样……似乎更可爱了呢。

紫苑没再说什么,背着老鼠快速向家里前进。

 

 

“砰!”伴随着门被甩上的响声,两人终于摔在熟悉的地板上。紫苑把老鼠从背上掀到一旁,爬起来锁上了门。刚转过头,一记精准的直拳打得他直接靠在门上动弹不得。

“嘶……”老鼠这一拳打得着实狠,一路上回复的体力差不多全用在这一击上了。紫苑苦笑着捂着胸口,缓缓顺着门板坐下,突然听见面前这个始作俑者低声说了一句什么。

“不用……我。”老鼠撩开糊在自己脸上的发丝,一对灰眸盯着地面,脚上的鞋早不知道蹬哪儿去了。

“什么?”紫苑愣了愣,未等他反应过来,属于omega的气息再次将他拖入深渊。

 

“我说,不用给我找抑制剂了,你刚才绝对在想这个。”老鼠挑了挑嘴角,按着紫苑的左肩坐在他的腰上,用牙齿咬着他的耳垂摩擦,剩下的半句话一字不漏地传进了紫苑的耳朵。

“快点,标记我。”

 

炙热的吻。信息素的爆发在这一刻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背景,他们肆意攻占着对方的唇舌,直到欲|||火将身体彻底点燃。

紫苑撩起老鼠身上的长裙,一手在他的腰间流连。老鼠一把按住他的手,纤长的手指自裙摆下钻入,轻巧地拉下早已被浸湿的底裤,任由它松松地挂在膝弯处。老鼠就着这样的姿态,露出一个勾人魂魄的笑来。

 

紫罗兰在今夜绽放。*

 

占有欲。

渴望与欲念的结合体。

可笑的证明。

他从不相信所谓的ao之间的感情,这不过是种交易罢了,不过是单方面的宣示占有,然后赚取一个生育工具罢了。

但在这一刻,某种东西突然改变了。

至少此时他愿意为此相信,他们之间存在爱情。

维系着他们的,不是什么ao的彼此需要,而是某种更加深切的东西。

是什么呢?

是什么呢?

 

——一个吻猝不及防地印下,老鼠很快报以热切的回应。

在这一瞬间,他明白某种不知名的东西通过标记的形式,将他们牢牢捆在一起了。

很意外的,他居然一点都不排斥。

反而甘之若饴。

 

一切都乱套了。

一切都……重获新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*【梗来自《哈姆雷特》“一朵初春的紫罗兰早熟而易凋,馥郁而不能持久,一分钟的芬芳和喜悦,如此而已。”】

 


 
评论(16)
热度(46)
小号朔北,主营恺楚。
这个号咸鱼很久了,自由取关。
© 鸡翅不能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