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翅不能吃

【白鬼】无题

   之前说过要产粮,但我一定不会说产就产x

所以这是个片段,ABO梗,大泽小灯。

大概是白(hei)泽教鬼灯如何在发|情期抵抗alpha信息素压迫的某过程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现在,尽你所能地反抗我。”

鬼灯睁大眼睛,那个男人还是一身从头到脚的黑,风衣的一角在他走动时向上扬了扬,停在了他的眼前。男人冰冷的指尖抚上他因恐惧而颤抖的脸,毫无预兆地吐出两个字,“跪下。”他反射性地直起身子曲腿,右膝着地的触感堪堪唤醒了他虚弱的神志。

反抗……反抗!

他奋力挣扎着,即使这在男人看来不过是极微小的抖动。一场精神对抗生理的战争,战场上硝烟弥漫,他的眼前只剩下一片刺目的红,像是血,又像是别的什么东西,狠狠地压着他,只想把他碾入泥泞中肆意践踏,看他无可奈何直至心甘情愿地跪在它们面前,向它们臣服,毫无保留的奉上这卑微的肉体与灵魂。

高热,疲惫,痛苦和欲念的交响曲,他甚至无法抬头看一眼男人脸上的神情——一个发情期的omega就在他脚下挣扎,毫无反抗之力并散发着浓郁得令人窒息的诱人味道——他会有所动摇吗?

哈。竟然在想这个……鬼灯试图用双手撑起身,逼着自己集中精神。他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。男人不再加大压迫着他的信息素浓度,却也不彻底解除这地狱般的折磨,只是在几步远的地方沉默着看着蝼蚁般挣扎着的他。


听不见呼吸声了。

只有风声——错觉的风声,也许是到达极限了。

他突然渴望起那一刻的到来——双膝着地的那一刻,一切都会停止,作为他臣服的奖赏。

 

“臣服是多么地轻松而容易,为什么你还在挣扎?”

——可笑地挣扎着反抗,把自己逼迫的遍体鳞伤最终仍躲不过生来便注定的臣服。

“难道干净利落地败给欲望不好吗?”

闭嘴!

 

鬼灯早已分不清降临在他身上的是痛苦还是肉欲的折磨,都不过是意欲将他毁灭的“它们”的某种形式罢了。那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尖叫,诅咒着,要他放弃那无用而可笑的顽抗。

你们当然能使我放弃……可我还守得住什么呢?

他恍惚地想着,身体一点一点向下沉去。

 

左膝触到了冰冷的地面,一切都崩塌了。

他感觉到有泪控制不住地流下,像在嘲笑着他的脆弱和不堪一击。

男人终于抹去了空气中令人窒息的信息素,可他却感觉不到了。

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活着。

 

为什么反抗?

因为我只在反抗中活着,臣服后的我即死亡。

 

男人蹲在他面前,声音像他的体温一样冷,“世界是不公平的,Alpha动动手指就能摆布此刻的你。臣服是多么轻松美妙,服从本能地向他们求欢,没有人会因此而指责一个omega。”

“可是你不能。”男人轻声说着。

“你不能臣服于任何人,不能臣服于所谓与生俱来的体质,臣服于这世上压迫你的一切。你只能反抗,痛苦地、绝望地挣扎着,直到站起来蔑视他们,直到将他们踩在脚下。

“若是有人要你臣服,反抗他——或者杀了他。”

 

他头痛欲裂,伸手揪住男人的衣角。

“那我能杀了你吗?”

男人似乎笑了,他站了起来,将衣角从鬼灯手中抽离,“现在,趴下!”


啊啊啊啊我真是中二爆了qwq
评论(4)
热度(36)
小号朔北,主营恺楚。
这个号咸鱼很久了,自由取关。
© 鸡翅不能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