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翅不能吃

【祝松】神明



“你相信这世上有神么?”
祝融蹲下身子,顺手揉了揉小少年的脑袋,“嗯,我相信。”
“我不信。”小小的湫手忙脚乱地把鸟窝般的白发恢复原状,“我没有见过神,才不信呢。”
祝融只是笑着,望向天际盘旋的白鹤,“只要这颗心承认了,你我都能成为神明。”
“什么啊……”湫不明所以,歪了歪头便转身跑掉了。空旷的山顶上只剩下一个人高大却伶仃的背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.

彼时祝融还是一个屁都不懂的小毛孩,只知道仗着自个儿控火的能力到处作妖,一会儿烧了隔壁家新养的海棠花,一会又把后土长长的白发烧得只剩一半长,于是渐渐地人们便开始绕着他走。祝融倒是心大,没得烧了便自个往山上跑,顺理成章地遇见了那个被他铭记了一生的人。

赤松子。那时的赤松子留着半长的黑发,举止温文尔雅,肌肤胜雪又有仙鹤相伴,祝融一时嘴快,激动万分地从树丛里冲出来,大喊了一声“神仙姐姐!”

嗯,然后他失手把仙鹤的尾羽烧焦了一片。

“我......呃......”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竟有些忐忑,生怕这位“神仙”发怒,磕磕巴巴地解释道,“我太激动了,控制不住就......我可以赔你,行么?”说完他偷眼望向赤松子面无表情的脸,然后便看见了他永生难忘的场景。

“噗。”面前的少年窘迫的样子实在好玩,赤松子笑了笑,轻声道,“你怎么赔?”没等祝融开口,他一抬手,哗啦一片水幕浇下来,直接浇灭了祝融燃烧着火焰的头发,“好了,你去给我的鹤道个歉,我们就两清了。”

祝融仍沉溺在方才那个惊艳的笑里,抓了抓湿透的头发,“对不起啊鹤兄,我这也不是故意的,这样行不?”仙鹤高冷地扭过头去,一副我不想理这个傻逼的表情。

结果当然没能两清,因为祝融无意间发现了赤松子“能入火自烧”的技能点后便死皮赖脸地抱着他的大腿,赤松子也就答应了帮他练习控火的能力。
时光荏苒,不知不觉间,身边这个清冷的少年,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雨师了。
而自己......却是越陷越深了。

2.

祝融本以为他们该是兄弟,可如若他只想同赤松子做兄弟,为何会费尽心思地捕捉对方不时展现出的笑容?为何又会贪念着赤松子对他毫不设防的信任?为何又会在二人把酒畅饮后,拉着赤松子的衣袖脱口而出“我喜欢你啊”这出格的话?

结果赤松子当然没有答应。其实也没有拒绝。
实际上他根本就已经喝晕了,完全不知道祝融拉着他的袖子唧唧歪歪地在讲些什么。
反正什么都好。

赤松子回想起那个月圆的晚上,嘴角总是带着笑意。
因为从那晚开始,祝融不再刻意掩藏对他的情意,于是他也便慢慢接受了。
两个人的日常逐渐变成两个人乘鹤你放火我救火到处秀恩爱的日常。
于是这样也很好。

3.

祝融得知椿用一半的生命换回了鲲的灵魂后,跑回家里问赤松子。
“如果死的人是我,你会去找灵婆换命吗?”
“不会。”赤松子抬头瞄了他一眼,安安静静地喝着茶,“如果你死了,我会一个人好好活下去。”
“这样即使所有人都死了,你也会停留在我的记忆里。”
“谁也带不走。”
“......”祝融紧紧地抱住了瘦削的雨师,“好,那我们约好了,不准去找灵婆。”
他知道比起放弃自己的生命,一个人留下反而更需要勇气。
这意味着一个人承受全部的寂寞和伤痛,背负着它们一路走下去。
祝融暗自想着,不行啊,我可不能先走一步啊。这条路,最好由我来走。
“喂,你抱够了没。”耳边传来赤松子无奈的声音,“我快被你勒死了。”
祝融手忙脚乱地松开臂弯,转而在对方温软的唇瓣上印下一吻。

4.

来自人间海洋的巨浪向他们袭来时,祝融也想过这也许就是最后了。
赤松子就站在他身侧,还是那样沉静的面容,即使掌心放出的灵力已经微弱的不值一提,也依然保持着施法的手势,将民众们尽数挡在身后。

吞天沃日的巨浪逼至眼前时,祝融悄悄地伸出右手,紧紧地握住了赤松子的手。
两个人一起迎接的话,即使是死亡也不足为惧了。

几秒后他睁开眼,看见的是美得动人心魄的海棠花,以及花间绝美的面容。
还活着啊,真好。
赤松子在漫天飞舞的海棠花瓣间向他倾过身去,两个人终于吻在一起,身上落满鲜艳的海棠。

5.

赤松子其实还记得祝融叫他“神仙姐姐”的事。
这种黑历史怎么能忘呢?
必须每天翻出来笑一笑啊。

祝融也记得这茬。
自家雨师端坐在仙鹤上缓缓从天而降的样子,的确像是一位飘逸的仙人啊。
何况赤松子生的好看。

——“你相信这世上有神么?”
——“是的,我相信。”

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你,就是我的神明大人。


ooc什么的实在无法避免,只能按心目中的性格写了。
满满的糖啊,反正我自己是蛮开心的~

 
评论(19)
热度(200)
小号朔北,主营恺楚。
这个号咸鱼很久了,自由取关。
© 鸡翅不能吃 | Powered by LOFTER